頻道首頁 新聞時政市縣圖片視頻訪談社會專題旅游悅讀書畫電力數據新聞微場景原創
寧夏頻道 > > 正文

酸菜飄香

2019年11月21日 15:47:11 來源: 銀川晚報

  初冬的時候,外出打工的鄉民們都回來了,村莊有了魂魄,炊煙柔軟而多情,女人把腰肢扭成春意盎然的柳枝,有序地準備著過冬的物資。面柜里倒滿了面,地窖里貯藏了土豆,窖的邊緣墻根下埋了幾十個蘿卜,男人則從樹林里拉來了枯死的白楊樹,用斧頭劈成小截后整齊劃一地碼在了柴堆上,所有物資準備齊全后,還缺少一樣冬天必不可少的食材——酸菜。有了酸菜的冬天,才是最婀娜的冬天。

  找一個暖和的下午,搬出廚房里的包包菜,挑來水,就可以壓酸菜了。壓酸菜的方法是放入一層切好的包包菜,撒一把疙瘩鹽,撒一小把花椒,再撒一把青紅辣椒,等缸里的菜冒尖了,鋪上幾片完整的菜邦子,壓上石頭,壓酸菜就算完工了。

  時間是個好東西,它是一個創造者,見證者,終結者,四季的輪回,萬物的繁衍和死亡,它能終結一顆包包菜,也能創造出一缸酸菜。一進廚房,酸菜味飄香,時間越久越濃烈。家家戶戶都壓酸菜,但并不是每個家庭的酸菜都一樣香脆可口。鹽放少了,酸菜容易壞,放多了,吃起來齁得慌,完全沒有酸菜的味道。無疑,我的母親壓的酸菜是最好吃的,那味兒足以讓我用一生來品味。

  有一年冬天深夜,我們都睡下了,院門卻哐哐哐地被人敲響,我有些害怕。母親自信地說,你去開門吧,是要酸菜的。開了門,果然是鄰居嬸嬸拿著盆來要酸菜了。母親像受到了表揚,爽朗地笑著說,一大缸呢,不夠了再來撈,邊說著邊去給嬸嬸撈酸菜。

  我極喜歡母親做的酸菜炒肉,就著稠飯吃。蔥姜蒜爆香,倒入肉,倒入從菜缸里撈出的帶有冰碴的酸菜,舀一碗稠飯,盤盤腿坐在炕上,一家人圍繞著炕桌,夾一口酸菜,麻辣酸脆,透入五臟六腑,特別下飯。

  那些有酸菜的日子,是母親苦日子里調出來的美味,給我留下很深的酸菜情懷。現在生活在城市里,流連在飯桌上,各種蔬菜應接不暇,那一口可有可無的酸菜,常常沒有人提及,但銘記在骨子里的酸菜情懷,時常警示著我,認清明天的去向,不忘昨日的來處。(李萬虎)

[責任編輯: 張潔龍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5258475
能赚钱的游戏 黑市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