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首頁 新聞時政市縣圖片視頻訪談社會專題旅游悅讀書畫電力數據新聞微場景原創
寧夏頻道 > > 正文

探秘紫色舌尖上舞蹈的“精靈” 小葡萄串起大夢想

2019年11月18日 10:04:11 來源: 寧夏日報

  寧夏賀蘭山東麓是業界公認的全球最適合種植釀酒葡萄和生產高端葡萄酒的黃金地帶之一,在國內外各種葡萄酒大賽上,寧夏葡萄酒頻頻折桂,葡萄酒產業成為寧夏的一張“紫色名片”。

  酒香也怕巷子深。為進一步推進自治區“三大戰略”落實落地,擴大寧夏葡萄酒知名度,本報即日起開設“打造世界一流葡萄酒產業高地”欄目,聚焦寧夏葡萄種植基地、酒莊,探秘那些在舌尖上舞蹈的紫色“精靈”。

賀蘭山腳下的葡萄園。

寧夏葡萄酒受客商青睞。

  賀蘭山東麓,曾是一片無人問津的戈壁荒灘。這里干旱少雨、晝夜溫差大,不適宜農作物生長,但此典型大陸性半濕潤半干旱氣候,卻是絕佳的釀酒葡萄種植地。

  寧夏葡萄酒起步于上世紀80年代。經過30多年櫛風沐雨,曾經寸草不生、風吹石頭跑的戈壁灘,如今已是青藤蔓展。一串串顆粒飽滿的葡萄得天地之精華,在果農辛勤勞作后化作玉液瓊漿,在寧夏這片熱土上醞釀出一個瑰麗的紫色夢想。

  從無到有:寧夏釀出第一瓶葡萄酒

  近年來,在國內外各種葡萄酒大賽上,寧夏葡萄酒屢屢成為得獎大戶,截至目前,先后拿到700多個世界級金獎,被稱為葡萄酒界的一匹“黑馬”。

  然而,30年前的寧夏產區,在葡萄酒的世界里還是“零概念”。

  俞惠明見證了寧夏第一瓶干紅葡萄酒的誕生。

  “1983年,玉泉營農場選拔技術人員到河北省秦皇島昌黎葡萄酒廠學習釀造葡萄酒技術,我有幸被選中。”如今已是西夏王葡萄酒業有限公司首席釀酒師的俞惠明沒想到,那次學習讓他和葡萄酒結下不解之緣。

  學成歸來,俞惠明等8人在農場的一個庫房開始葡萄酒釀造試驗。當時,寧夏在干紅葡萄酒釀制方面一片空白,沒有不銹鋼發酵罐,且葡萄種類混雜;既沒有自來水,也沒有地方排放廢水;室內溫度變化大,發酵也不能很好地降溫,甚至連一些釀酒的輔料也買不到。

  但就是在此條件下,1985年2月,玉泉營農場釀造出了寧夏第一瓶干紅葡萄酒。

  “當時,干紅葡萄酒在北京等大城市才剛出現,人們還接受不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我這個釀酒師被叫到客人面前,無數遍地解釋這種被認為‘變餿變質’的葡萄酒是干紅。”回想起當時的尷尬,俞惠明頗為感慨。

  1997年前后,隨著國家全汁葡萄酒標準的實施,我國葡萄酒市場逐步與國際接軌,寧夏也開始將葡萄和葡萄酒產業列為自治區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之一。

  從小到大:世界目光聚焦賀蘭山東麓

  上世紀90年代末,新一輪投資葡萄酒的熱潮推動了寧夏釀酒葡萄種植面積逐步擴張,并形成了幾個葡萄酒品牌。然而,作為葡萄酒產區,寧夏才剛剛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2004年,中國優勢農業產業區劃報告發布時,全國只有寧夏把葡萄酒產業單獨列出。一時間,“王朝”“張裕”“長城”及國際著名的葡萄酒生產商保樂力加、軒尼詩相繼落戶,小葡萄串聯起的紫色產業在賀蘭山東麓蔚然成形。2009年,寧夏葡萄基地面積達1.6萬公頃,其中釀酒葡萄1.33萬公頃;年產量8萬噸,其中釀酒葡萄5萬噸;釀酒企業18家,年加工能力8萬噸,優質葡萄酒品牌9個。

  2011年,在廣泛調研、深入論證的基礎上,寧夏拉開了建設賀蘭山東麓葡萄文化長廊的大幕,從此踏上了追逐“紫色夢想”之路。同年,賀蘭晴雪酒莊釀造的加貝蘭葡萄酒一舉奪得英國《品醇客》葡萄酒大賽最高獎,這也是寧夏葡萄酒首次在國際上獲獎。

  如何將寧夏葡萄酒產品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寧夏走上“一張王牌占領市場,精品品牌叫響天下”的品牌創新發展之路。

  2018年,“賀蘭紅”一經問世,當即被國際侍酒師協會組織評為“25國冠軍侍酒師聯合推薦——中國消費者最喜歡的葡萄酒”,且被聯合國代表餐廳作為2019年采購用酒。

  同時,歐盟總部計劃從2020年開始每年向寧夏賀蘭山東麓產區采購20萬瓶賀蘭紅;在杭州、南京等地的機場、高鐵站“賀蘭紅”大幅廣告格外顯眼……這一切都印證了寧夏產區集中資源打造品牌化大單品的發展思路。

  以政府為推手,創立新品牌,指定符合要求的酒莊釀造,品牌權益由整個產區共享,這樣的操作在世界葡萄酒發展史上極為罕見。

  從弱到強:寧夏成為中國葡萄酒界獎牌榜領跑者

  “先天在葡萄,后天在工藝。”這是葡萄酒業內流傳的一句行話。

  2019年5月16日,西鴿酒莊開門迎客,成為賀蘭山東麓產區建成投產的第87家酒莊,酒莊擁有2萬畝葡萄園,年產能1000萬瓶。

  西鴿酒莊也是目前產區內現代化程度最高、設備最先進的酒莊之一。

  11月13日,西鴿酒莊工作人員指著屏幕上不斷滾動的圖片和數據對記者說:“這里時時記錄著酒莊3個種植基地土壤、光照、風力、降水、葡萄成長的所有信息,這些信息對于種植采摘后期的釀造提供最有力的數據支撐。”

  發酵罐是西鴿酒莊掌門人張言志與首席釀酒師一起設計的倒錐型發酵罐,奇特的形狀更便于去除皮渣,同時配備全球領先的新西蘭全自動控溫及自動循環系統,釀酒師只用一部手機就能對發酵溫度進行調控,從而更好地掌控葡萄酒品質。

  從法國進口的振動給料臺、除梗粒選機和來自德國的氣囊壓榨機,到一小時能灌裝3000瓶的意大利灌裝線,以及2000只橡木桶……這些硬件令其他小酒莊艷羨,但其資金投入也令小酒莊可望不可及。

  “有人曾質疑我設備投入過度,但我不認同。我們整個工作流程全程自動化,過去100多人的車間,如今十幾個人就能搞定。以自動控溫及循環系統為例,一般釀造季,釀酒師不能離開酒莊,要盯著釀造全過程,現在只要打開手機App,便可遠程監控釀造中的各項技術指標。”張言志坦言,企業堅持走以提升品質為目標的品牌創新發展之路,因此對于酒莊的核心競爭力,他希望盡量“一步到位”。

  從2010年以前名不見經傳,到如今躋身全國區域品牌榜前列,短短幾年時間,賀蘭山東麓葡萄酒走遍中國,走向世界。

  截至目前,寧夏賀蘭山東麓釀酒葡萄種植面積達57萬畝,占全國釀酒葡萄種植面積的1/4,是我國最大的釀酒葡萄集中連片產區。建成酒莊上百個,年產葡萄酒1.2億瓶,綜合產值達到230億元。賀蘭山東麓產區葡萄酒成為中國葡萄酒界獎牌榜的領跑者,據統計,近年來該產區葡萄酒在國內外各項大賽上獲得700余個獎項,“紫色名片”已成為寧夏的“新地標”。(記者 張瑛 王婧雅/文 王鼎/圖)

[責任編輯: 張潔龍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5243866
能赚钱的游戏 黑市商人